您现在的位置:2020年开奖记录完整版 > 德育之窗 > 法制教育 > 正文内容

独家专访刘醒龙:无论完胜惨胜都要为武汉立座纪念碑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更新日期:2020-02-25 浏览次数:

  
 

   1月29日,湖北文联主席、茅盾文学奖和鲁迅文学奖双奖得主刘醒龙(右)接受记者独家专访。

  
 

   记者全安华摄刘醒龙19日再去协和医院,感觉有些异样,但也没有往深处想。

  
 

   直到20日去了武汉市中医院,才发现整个气氛完全不同了。

  
 

   这时候才知道,相关医院已有一批医护人员出现感染。 “我觉得他们这样做也是谨守医德,在疫情的可能性还不确定时,他们不随意乱说,同样也是一种高尚的医德。 ”刘醒龙说。

  
 

   武汉“封城”的第三天,是大年初一,“女儿一整天不说话,只顾拿着手机看各种各样的消息,不时地背着我们躲到一旁流眼泪,最痛苦的时候,还在妈妈怀里痛哭,问起原因,她只说了两个字:武汉!我第一次发现自己毕生为之珍惜的文学,是那么苍白无力,甚至还不如女儿那滚烫的眼泪!”“封城”当天,有关方面决定在知音湖边的武汉职工疗养院建一座“小汤山”式的医院。 1995年秋天,刘醒龙曾在那里住过半个月,并一口气写出自己的代表作《分享艰难》《挑担茶叶上北京》。

  
 

   “如果有可能,为眼下的武汉分享艰难,我宁可不要这些作品,让知音湖那里所有的天地灵气,都用于治病救人!”刘醒龙说。 27日晚上8点钟,武汉三镇市民同时打开窗户,唱响《义勇军进行曲》《我和我的祖国》,大声呼喊“武汉加油”。 “那天我们全家六口人也站在打开的窗户前,起初我喊不出,只听7岁的小孙女趴在窗口上拼命地唱歌,喊加油,我也被带动起来,跟着小孙女高喊,武汉加油!这些天的压力也释放出来,感觉踏实了,好像出了点力。 ”刘醒龙每天都接到不少来自全国各地的电话和信息,他一般只回复四句话:不说谢谢,只致坚强。 因为有你,我心昂扬!湖北当地阻隔病毒传染的医用物品最紧缺时候,刘醒龙得知协和医院那位女医生上了火线,成为重症病房的主治医生;一位已故作家的女儿所在医院被整体征用为隔离病区后,刘醒龙马上联系天南地北的朋友,请求支援。 说到这里,刘醒龙眼睛湿润起来。 “与朋友联系的当天,就有作家朋友,用快递寄出四千五百只口罩。

  
 

   第二天又有作家朋友,快递了20件防护服和200只护目镜。

  
 

   《文艺报》的一位女作家,去自家楼下药店,将但凡武汉这边用得着的东西,全买空了,装箱寄了过来。

  
 

   这些东西在这场武汉保卫战中肯定起不了太大作用,但是,它所传递的天下中国人都是自家人的情怀,才是孤城不孤的力量所在。 更多的人,明知N95口罩等用黄金也买不到,仍旧凌晨两三点,四处帮我想办法。

  
 

   实在弄不到的,还要一遍遍道歉,像是犯了天大的错。 ”用生命的每一个细胞进行拼搏!刘醒龙说,武汉历史上历经多次劫难都挺了过来。

  
 

   “但从出人、出力、出物来讲,从来没有像这样,无论你是什么角色,处在何种位置,每一个人都在全力以赴地同从未见过的病毒、从未有过的疫情抗争。

  
 

   在肆意攻击的病毒面前,每一个人都是黄继光,每一个人都在用自己的胸膛去堵住病毒的枪眼。

  
 

   面对新冠肺炎,不需要敢死队式的冲锋,但绝对人人都是上甘岭一样的死守。 900多万武汉人,留守家中,用生命的每一个细胞进行拼搏!”“武汉是一个遍地英雄的城市,是一个顶天立地的城市!”对于一个超千万人口、九省通衢的城市采取封闭措施,这在人类历史和城市发展史上前所未有。 刘醒龙说,“坐拥大江大湖,尽收长江汉江交汇,地给天赐,注定武汉要成其伟业。

  
 

   由九百万加五百万武汉人,人人参加的这场伟大的战役,在胜利的那一天起,就不再是以往所说的东方的芝加哥,而是傲立东方的武汉,世界为之倾倒的武汉,人类历史永久铭记的武汉。 所以,当这场武汉保卫战胜利结束后,不论这场胜利是完胜还是惨胜,一定为这个城市立一座纪念碑。

  
 

   南岸嘴作为武汉三镇地理上的明珠,一直以来,找不到一种独一无二的东西,成为这座城市的标志。 就让这座纪念碑伫立在两江交汇之处的南岸嘴,纪念属于我们的武汉保卫战,也纪念一个不漏地参加了这场保卫战的所有武汉人!”“要加强城市社会治理和科学化管理”在参加今年湖北省两会时,刘醒龙作为湖北省政协委员,想做一个关于加强城市管理的提案。 “虽然最后没有成案,但城市管理者一定要建立科学手段,提高专业水准,不能用运动式的方式来管理。 ”刘醒龙认为,“很多专业部门的决策者往往是非专业人士,对病毒认识粗浅,缺乏担当精神和科学决策能力,只能等上级下文件。

  
 

   ”“我们不能都指望钟南山,钟南山只有一个,何况钟南山也是人,只要是人就有可能犯错误,万一有钟南山解决不了的问题怎么办?”刘醒龙说,以往武汉城市管理者最担心汉正街,因为汉正街怕火,但这么多年汉正街都挺了下来。 “疫情大如火,这次空前疫情所造成的危机,更需要城市的管理者本着科学的方法与精神,即时应对与处置,不能遇事老等上级表态,下红头文件,城市管理更需要用科学的态度。 ”“城市应急管理方式的提升迫在眉睫”。 他说,“比如人人都有手机,手机可以做体温监测,体温超过三十八度五,就自动将信号发出去,在保证个人隐私的前提下,这可以作为一种更加科学的流行病学信息采集方式,在流行病多发季节时,这样的管理成本会小很多。 ”刘醒龙强调,“这次新型病毒阻击战提示我们:真正科学的城市管理已经迫在眉睫。 如果不以此次大灾大疫为契机,加快城市的科学化管理速度,这场武汉保卫战,胜利了也不能算是完胜。 ”(完)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【字体: